我的大明新帝国,第七十一章 目的 - 官术网
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我的大明新帝国 > 第七十一章 目的
    刘万对家乡的记忆早就已经模糊,每当回想起家乡,他的脑海里就是母亲被沉猪笼时候那绝望的眼神。

    这也让他对家乡的一切都充满了憎恨,因为他所有的悲剧都是自己的亲人们带来的。

    他不知道为什么非是自己的亲族,害死自己的母亲,让他变成了一个孤儿。

    他还记得家乡的名字,这也让他对调查家乡的一切有了依据。

    来到彰德府之后,他就已经派了几队人员前往家乡调查,有锦衣卫,也有咨情司的人员。

    他们手持公文,有当地官府的支持,几日下来,就大概调查清楚了当年的往事。

    他的父亲当初是个精明的猎人,因为擅于捕猎,家中的日子并不难过,并且还因经常有猎物出售,小日子过的红红火火。

    但是因为擅于捕猎,他父亲最终成为了猎物的目标,死在猎物的口中。

    太行山多虎,死在老虎的口中并不让人意外。

    只是父亲死了之后,母亲不到三十,按照朝廷规矩必须要改嫁。

    家族要让他母亲嫁于家族内一个二流子,但是他母亲不愿,自己寻了外族的一个踏实汉子。

    所有的一切纠纷都源于利益,刘万父亲因为能干,除了继承了三亩地,他那几年通过卖猎物,赚取了不少银子,当时地价便宜,所以就又买了八亩地。

    八亩地,对一个在太行山下的贫苦家族来说,不是一个小数目。那三亩地原本就是属于刘家,刘万母亲如果要改嫁,是带不走的。

    但是这后买的八亩地,可不是属于刘家,刘万母亲改嫁,是要带走的。

    就为了这八亩地,刘家开了族老会,判定了刘万母亲的死刑。

    得到了最清楚的结果,刘万的心里无比的愤怒,还有一种滑稽感。

    八亩地,一条人命,连官府都没有经过,只是家族的几位族老碰了一下头,就决定了下来。

    难怪殿下一直在说,要加强官府的基层的作用,打压家族势力。

    这家族,虽然在许多时候能成为官府有效的补充,管理乡民,但是,他们的立场永远是一直对外的啊!

    封闭,保守,不思进取,只会窝里横,这就是家族……

    刘万早就不是当初没有丝毫能力的小孩子了,生活在权力斗争最为复杂的皇宫,跟在朱瞻基的身边,他早就学会了用更宏观的视角来看待事务。

    这件事,他要替母亲报仇,却也要把这件事办的漂漂亮亮。

    可惜的是,因为他记不得当初是谁抱走了妹妹。调查人员们虽然很轻易地就查出来了当年发生的一切,却因为不想打草惊蛇,没有问出妹妹如今在哪里。

    那些乡民们谈起将刘万母亲沉猪笼的事,能说的头头是道,事无巨细。但是因为当初还不到三岁的妹妹涉及到了抱养家庭的稳定,这方面的事情大部分人都不知道。

    不过,这也已经足够了,他回家乡只要能找到当初的具体参与人员,一切都能调查的清清楚楚。

    从彰德府出发,率先经过了刘万当初逃难的玉堂镇,这里也是蔡玉蘅的家乡。

    蔡家人根本没有想到,自己还能见到以为永远见不到的女儿。自从知道玉蘅被选进了宫,他们就只能当没有生过这个女儿。

    但是现在,当女儿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她那已经快五十的母亲哭的让人肝肠寸断。

    蔡玉蘅也是哭的不可开交,谁也劝不住。

    蔡家在当地是个小地主,家族势力也不算小,算是一方大户。

    但是在整个大明来说,他们不过是一个很普通的家族。能进皇宫的宫女大多都是来自这个阶层,因为只有小地主阶层的女子,才能有所顾虑,更容易控制。

    她们幸运的可能会被皇上临幸,或者赏赐给功臣,但是绝大多数,只能在皇宫中默默老去,悄无声息地死去。

    蔡玉蘅将这些积攒下来的银钱,全部换了绫罗绸缎,交给了母亲,对他们来说,这些来自宫中的绫罗绸缎,比金银更值钱。

    刘万也添了几匹细棉布当做礼物,这种细棉布是工部研发出来没有多久的。朱瞻基就最喜欢这种细棉布做成的内衣,比起丝绸来,细棉布更吸汗,穿起来更舒服。

    上有所好,下必行效。

    因为朱瞻基的喜欢,如今这种细棉布的价格非常昂贵,比得上一般的丝绸价格了。

    蔡玉蘅与家人的重逢是喜,但是刘万与族人的重逢,却是从一场官司开始。

    他将蔡玉蘅留在家中与家人团聚几天,带着护卫来到了林州。

    林州知县徐钢亲自到县城外迎接了钦差归乡,但是一见面,寒暄之后,刘万就将一纸诉状递给了徐钢。

    身为钦差大臣,刘万想要对付几个乡民不过是举手之劳。

    但是那样蛮干毫无意义,他的母亲早就死了,如果他对族人打打杀杀,那么民众对他的同情就会变成厌恶。

    因为不管怎么说,对自己的族人下手,都是不能被世人接受的。

    数千年来,这片土地上,基本都是以家族传承为基础,即使王朝更迭,也从来没有变化过。

    刘万之所以选择告状,而不是私下解决这件事,就是跟马德钟学的。

    马德钟因为父母祖坟被刨,状告孔家,如今这个官司还在审判之中。

    通过这个案子,太孙殿下已经基本达到了目的,将孔家的声名彻底拉了下来,现在天下人几乎都知道,所谓的圣人之后,也不过是一个仗势欺人的家族,也有许多腌臜事。

    而他现在身为钦差大臣,却不仗势欺人,只是以朝廷法度来状告家族。虽然会让人对他不念本,但是,殿下应该会借着这件事,达到某些目的吧!

    至于本……,从自己母亲被沉猪笼,他就只有恨了。

    变成小太监他并不恨谁,没有师父,他恐怕早就死了,现在虽然不再是个全乎人,但是毕竟还活着,还能享受荣华富贵。

    他现在就期待自己的妹妹还能活着,那是他唯一的亲人了。

    徐钢看完了诉状,沉吟了片刻才说道:“刘少监,事情已经过去了十八年,你那妹子如果还活着,现在怕是也嫁人了。”

    刘万点了点头说道:“如果是这样的结果,徐父母可酌情轻判,若是我那妹子遭遇不幸,当初参与的人,我要他们偿命。”

    这是刘万表明自己的态度,徐钢虽然知道这件事想要人命很难,但是只要把他们这些人征发劳役,想活着也很难。

    所以,这件事哪怕温和处理,想要几条人命也不是难事。

    他立即应下道:“这件事就包在下官身上,明日我就让衙役去山阳村捉人。这朝廷一直在禁私刑,沉猪笼这样的丧尽天良之事,想要几人偿命易如反掌。”

    刘万抱拳道:“一切就拜托徐父母了。”

    徐钢连忙回礼道:“不敢当,不敢当,下官已经备下酒席,只等刘少监赏脸。”

    徐钢在县城最好的酒楼,款待了刘万一行,当天夜里,刘万就休息在了这里。

    一晚上,他都没有睡好,脑子里一直浮现着母亲当初那绝望的眼神,忍不住泪流满面。

    山阳村,是林州城西十五里出的一个山村,位于太行山下。

    虽然彰德府一直以来都是南北征战的主要战场之一,但是这里因为靠近太行山,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百姓的生活并不难过。

    古老的山村几十年来似乎都没有变化过,刘万看着眼前这陌生又熟悉的一切,儿时的许多记忆都又重新涌上心头。

    那母亲曾经领他洗衣的小水沟,那父亲曾经将他架在肩头,去摘果子的柿子树,原本许多模糊的记忆,如今都重新记起。

    就连他曾经的家,如今依旧保存的很好,一户他没有记忆的族人住在里面,他们面对突然上门的一众大人物,噤若寒蝉。

    一问,他们也姓刘,那就说明也是自己的族人。但是看到自己家的房子被他们占据,他就丝毫没有一点见到亲人的喜悦感。

    在村子里面转了一圈,许多人都已经忘记了,刘万也没有去跟他们相认的想法。

    出了村子,他向着西侧的山坡那里走去,他已经打听清楚了,母亲死了之后,依旧被埋进了刘家祖坟,跟死去的父亲埋在了一起。

    跟着刘万一起过来的县衙典史吴成不敢去打扰刘万,等他向村外走去,才问道:“大人,可以抓人了吧?”

    刘万点了点头说道:“先把名单上的人都抓起来,要先问问我那妹妹的下落,等我祭奠过了父母,希望能得到一个好消息。”

    村落里的人还在好奇地看着这一帮大人物,平日里威风凛凛的衙役,在他们面前,连一口大气都不敢出。

    但是等他们刚准备离开,这些衙役就变回了往日的暴虐,吴成一声厉喝:“两人一组,按照清单抓人,不要给我漏了一人。”

    原本还在看热闹的村民大惊,看着衙役们扑了过来,刘家族长连忙哀求道:“吴大人,这是为了何事?我们可都是守法良民啊!”

    吴成虽然不入流的吏员,但是面对着一帮乡巴佬,在本县,他就是天。

    面对刘氏族长,他冷酷笑道:“守法良民……十八年前,你们以族规代朝廷刑罚,将刘一根之妻毛氏沉了猪笼,如今苦主回来告状了。当初你们这些参与了毛氏之死的人员,一个都跑不了……”

    刘氏族长大惊,叫道:“吴大人,这毛氏乃是逃荒难民,怎会有苦主?何况乡里村间,这族规罚人,都是惯例……”

    吴成摇了摇头说道:“就连朝廷要判人死刑,也要层层审核,你族规可以处理民间矛盾,什么时候能判人生死了?

    何况,如今这苦主不是别人,说起来也是你刘氏族人,就是当初刘一根与毛氏的儿子刘万,也是如今的监国太孙近侍,这一趟的钦差大臣。

    刘族长,你们刘家出了一个大人物啊!但是,刘大人对家族可是并无半点好感,方才都不曾跟你们相认。”

    刘族长方才就觉得人群中间的那个肤白无须的年轻人有些眼熟,却不敢猜那是自己的族人,现在听到吴成这样说,又惊又喜。

    “那是我刘家的种啊……成了大人物了啊!可是这……这……”

    “你别开心太早了,要不是因为刘大人还想问出自己妹子的下落,你们这些人一早就要被抓了。现在,跟我老实坦白吧。那毛氏被你们沉猪笼之前,你们将她那三岁的女儿抱哪儿去了?”

    看着一个又一个的族人被抓,刘族长这才清醒了过来,连忙说道:“那翠莲也是我刘家的种,我们岂能亏待她。当初林州城下湾村的常秀才无女,我们将翠莲送到常家去享福去了呢!”

    吴成没有想到如此轻易就知道了结果,笑着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刘大人可能还会顾念几分旧情,不过,一场官司你们是少不了的……拿下。”

    刘家人自己内讧,其他人就乐的看热闹。刘万祭拜了父母回来,吴成已经将人都抓了起来,并且派了两个衙役前往下湾村去找那常秀才。

    刘万听说自己的妹子活的好好的,内心也是激动不已,他对着家乡并无留恋,甚至连祖居和那被侵占的八亩地也无心过问了。

    “原来她的名字叫翠莲,只是不知道她现在过的怎么样?”

    吴成赔笑着说道:“刘大人,卑职刚才也打听了一下,下湾村的常秀才家境不错,令妹在他家也算过的不错,还会读书认字。十二年,她嫁到了县城开饭庄的范家,一说起来,卑职还见过令妹。”

    刘万忙问:“那范家家境如何?她嫁给了几子?可曾受了欺负?”

    对京城来的大人物,吴成有了这么好的机会,当然是想巴结上。

    “要是卑职没有记错,令妹嫁的应该是范家次子,他们夫妇俩有一间杂货铺,生了两女一子,小日子过的很不错。

    我已经派人去下湾村找那常秀才,让人直接带他进城,大人回了林州,我就直接安排你们兄妹相见……”

    刘万的眼睛看着一帮哭哭啼啼的刘氏族人,眼神里闪过了一丝犹豫。“他们总算是还做了一件好事!”

    (不好意思,今日只有四千,明日八千弥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