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搁浅:轮回,第七章 容与 - 官术网
    和凌梦分开后,江离查看了一下脑海中营地的地图构造,决定先将这里摸清楚再说。他所在的位置是营地西边的住宅区,通过江离的估算,这里的男性的数量大约在三百人左右,男女比例大概是3:1。

    在这破败的棚户区里分布着许多低矮的房屋。那里面阴暗潮湿,不管是街道上还是屋子里都有难以言喻的臭味,四处污水横流,道路泥泞不堪。然而站在巷子口朝东边,也就是营地的中央地带的富人区望去,江离看到的却是一幢幢拔地而起的高楼,那里的画风与贫民区截然不同,干净、整洁、地域宽广,和这里相比,简直是两个世界。

    “没想到这里还有钢铁厂。”看着城市南部冒着白烟的烟囱,江离不由感慨了起来。与富人区相连的还有南部的枢纽地带:那里地势最高,依山而建,几乎可以俯瞰整个营地。

    根据江离的估计,住在城市中心地带的人口起码在五百以上,能够维持近两千人的生计长达数十年之久,一切都得益于这座营地附近丰富的环境资源。

    这里位于Z国西北部地区的戈壁地带,虽然被荒漠环绕,面积广阔且干旱缺水,气候环境恶劣,饱受风沙侵蚀,但却胜在矿产资源丰富。丧尸病毒爆发,相比起繁华的城市,这里反而是末世之中最适合人类生存的地方。

    似乎是为了方便管理,城市中央以及南部区域外还建有一堵结实坚固的围墙,想要进入其中,必须从正门通过。除此之外,江离也终于看到了那些剧情人物口中提到的“监管者”。

    正如他先前预想的一样,所谓的监管者,便是营地内负责维持秩序的势力,也就是武装力量。这只巡逻的队伍正把守在安全区附近,人数约五十左右;那些人清一色佩戴着亚麻色头巾,将整张脸严严实实的包裹了起来。在沙漠地区生活的人通常用这种大方巾来保护面部不受恶劣的紫外线、大风和沙尘的侵袭;他们身上穿着的厚实的特殊材质外套以及棕黄色战术背心,配备皮质高帮军靴,而最让江离感到震惊的是,除了匕首等冷兵器以外,这支武装部队,每个人身上竟然还有配有MP5冲锋枪。

    他不禁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磕碜的外套和脚上的草鞋:这简直就是平民玩家跟rmb玩家之间天上地下的差距。不光如此,两边的条件对比下来,自己所在的地方简直堪比非洲落后的原始部落,而玩家们的处境甚至还不如开局一条狗一把刀,装备全靠捡。

    “完蛋了。”看到眼前的场景,江离不仅没有感到放心,相反地,他的心头逐渐被不祥的预感慢慢侵占。原本在贫民区内,他以为人类的生存环境是相当恶劣的,至少在农业、工业方面,都受到了严重的限制,生活水平也远远倒退了许多。

    可眼下,从这只武装部队的装备以及市中心的繁华程度来看,真正面临严峻的生存危机的,就只有外围的贫民而已。

    不难猜想,那墙内富人区的生存条件和水平,绝对要比自己这边优越多了。而物质生存条件上一旦有了对比,就必定会引起不满。这些对内的武装力量,恐怕就是上面用来压制下级人民,防止暴动或是叛乱的吧。

    不光如此,在这里,底端人民只能靠着繁重的体力劳动谋取生存空间,而他们的存在有些类似旧社会制度的奴隶,地位非常低。而营地内部的统治制度令江离感到很不舒服,但他也明白,在这样的生存环境下,人人平等的社会制度是不现实的。因为在绝境之中,面对生存的危机,没有法律、道德的约束下,你永远都无法想象人性中阴暗的那一面,究竟会发酵成什么模样。

    “这些家伙看上去真不好惹,如果现在走过去,说不定会被当成不法分子给打成筛子。”江离发现,在靠近富人区的这片分界线附近,几乎没有任何贫民的身影出现。思前想后,他还是怂怂的撤退了。

    眼下,自己能够涉足的区域,大概就只有营地边围东西两侧的贫民区了。

    在这附近逛了一圈,江离看到了许多面黄肌瘦的贫民。他们有的在垃圾堆附近翻找着物品,甚至会为了一块发霉的面包大打出手,有的则一蹶不振的躺在巷子里,乍一看跟死了几乎没什么分别。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人口中不断咀嚼着一种晒干的植物,他们将其含在口中,随后闭上双眼,脸上则流露出了一种诡异的满足感,对外界发生的事情也是一副不闻不问的态度,甚至对江离的靠近,也没有任何反应。

    他走到了其中一名躺在地上傻笑的男人身边,弯下腰,从地上捡起了一些干枯的叶片,凑到鼻子下方细细嗅了嗅。

    “这玩意儿叫恰特,是末世里一种特殊变异后存活下来的植物。”一个男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江离转过身,只见在巷子的阴影处,缓缓走出了一名衣着褴褛的青年:他身高在一米八左右,帽檐拉得很低,遮住了自己的脸,但眼尖的江离还是注意到,对方的状态有些不对劲。

    青年咳嗽了两声,声音中透露着些许疲惫,继续说道:“这种植物体内含有卡西酮,可作用于中枢神经系统,引发欣快感,并且具有相当厉害的成瘾性——说白了就是毒品,是这里的贫民用来麻痹自我的。一旦不小心沾上,人就很容易废了,我劝你别乱碰。”

    “原来如此,多谢提醒。”江离缓缓起身,注视着对方:“小老弟,你怎么回事,一进游戏就受了这么重的伤?”

    此时那名青年的头顶上赫然显示着“容与”二字,跟自己一样,他也是一名参加考核的玩家。

    “运气不太好。”青年苦笑了一声,缓缓拉下了头上的帽子,露出了一张苍白的脸。他的年纪与江离相仿,高鼻深目,五官俊逸,脖子附近还有一朵黑色的莲花纹身。江离发现对方腹部周围有暗红的鲜血不断往外渗,而他原本就不健康的脸色此刻看起来堪比白纸。

    青年说完后,身形摇晃的越来越厉害,还未等江离开口,他便直接昏倒在了自己的面前。

    “有话好好说,别晕啊!”

    看着那名青年不省人事的模样,此时,江离简直有些哭笑不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