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医师,第410章 【】 脱衣治疗 - 官术网
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龙魂医师 > 第410章 【】 脱衣治疗
    【第415章】脱衣治疗

    那双眸子疑惑中带着一点的迷茫,很符合先是被同伴背叛接着又被对手营救应该表现出来的样子。孙潜无法从那双眸子找到丝毫的阴谋可言!除非这个女忍者的演技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否则根本不可能说谎!

    孙潜嘴角泛起以为微笑,轻微的移动了一下身体,随口道:“怜香惜玉不行啊!这么一位美人就这样香消玉殒了,还不如让小爷先享受享受呢!”

    听到孙潜调戏的这么直接,女忍者脸颊不由的泛起微微的红色,却没有发作,沉默了少许,轻声道:“谢谢!”

    “如果想谢我,那就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应该在含笑的手中!”孙潜再次转过头,一双眸子犀利的盯着女忍者!

    “我也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等我醒来的时候就发现在那间密室中,在密室中的那人就告诉我,他已经从含笑的手中把我救出来,让我演一场戏,想从你口中得到一些消息。之后,你就出现了!”女忍者表情淡然的将事情说了一遍。

    “那你不知道含笑的下落?”孙潜疑惑的问道。

    “不知道。那个戴着银白色面具的人我就在那栋废弃的大楼上见过!当我醒来就在密室中了。”

    听着女忍者的解释,孙潜的脑海中开始揣测整件事情。看来从那天在废弃大楼的天台,自己跟含笑就已经被人盯梢了,那人很可能一直尾随着含笑,趁机将女忍者救出来,而含笑很可能逃了。接着那人制造今晚的事情就是想了解自己对这件事情的了解程度。可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一无所知,知道的都是从含笑嘴里听说的!

    可是,他们为什么会放过自己呢?

    杀了自己不是更好吗?

    这点孙潜怎么都想不明白!

    就在孙潜满脑子都在这件事情上纠结的时候,开车的女忍者缓缓开口道:“咱们去哪?”

    去哪?

    这件事情还真得考虑考虑。现在两人都身受重伤,应该赶紧找个时间治疗一番。回洛家,那绝对不可能,估计洛妍看到自己带这么一个童颜**一定会跟自己拼命。去冉之琪那!呵呵……应该同样吧!冉之琪跟洛妍几乎一个鼻孔出气!

    大润红?今天要抓捕自己的人很可能会调查自己,孙潜还不希望自己身为大润红老大的事情被人察觉到!还真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

    看着身上满是血迹,而女忍者穿着一身黑色的忍者服,估计出现在外人面前很容易引起关注。想了很久,孙潜轻声道:“一直开!”

    没有得到肯定回答的女忍者只好继续往前开,只是脸色不由变得难堪起来,她的腹部也受了很重的伤,从刚才到现在都一直强忍着。开车的女忍者只感觉一阵血腥味上涌,喉咙一甜,喷出一口血,脚瞬间踩了刹车!

    车子突然来了个急刹车停下来,本来身体就已经接近虚脱的孙潜因为惯性身体往前从了出去,差点磕在车上,转过头一看,女忍者嘴上满是血迹,连忙问道:“你怎么了?”

    “没……没事,只是腹部翻涌不止!”女忍者面色惨白,喘着沉重的气息道!

    “别动!”强忍着身体的疼痛,孙潜一把将对方的手抓住,给对方把脉。

    脉搏紊乱,血脉翻涌,五脏六腑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损伤。孙潜没想到对方的那一拳竟然如此凌厉。竟然将女忍者打成这番模样,如果再不敢进治疗,恐怕对方身体根本支撑不下去!就在孙潜把脉之际,女忍者又喷出一口血迹!脸色更加的惨白,一丝血色都没有!

    如果再浪费时间,就算是救活,恐怕也会留下后遗症。打开车门,孙潜拖着疲惫的身体下了车,走到驾驶座上,勉强的将女忍者拖下车,说道:“去后座!”

    两人一起使劲,挪动了大约两分钟才将女忍者挪到了后座上,孙潜将车内的灯光全部打开。也上了后座。看着脸色惨白,气息微弱的女忍者,孙潜哪里管那么多,快速的解开了女忍者身上的忍者服。那对硕大而坚挺的“馒头”直接“蹦”了出来。果然大的不成样子。

    还有一丝意识的女忍者看到孙潜竟然把自己的衣服脱个精光,脸上微微泛起一丝怒气,脸颊绯红,原本白皙的脸庞多了一丝红晕色彩。女忍者挣扎着,娇声道:“亚麻跌!”

    不是吧!

    这个的时候脱口而出的竟然是日语!

    还以为华夏语好的在那个的时候都是华夏语呢!

    孙潜也懒得解释,本来后座的位置就很小,根本无法让对方平躺下来,孙潜一把将女忍者放在自己的腿上。没想到那对“馒头”太过于硕大,竟然顶住了孙潜双腿间的玩意。别说被那对硕大的“馒头”碰触到敏感部位,就算是看到那对硕大的“馒头”是个男人都会有反应!

    孙潜的身体虽然已经精疲力尽,可是丝毫不影响他下面小兄弟的反应,竟然逐渐的坚挺起来!

    知道此时情况严重,孙潜哪里有那种想法,连忙甩掉脑海中的想法,从怀里抽出银针,在女忍者的腰部扎了两针。由于内劲差不多用尽,孙潜的针灸也只是跟普通的中医的针灸一样,虽然有效果,可是无法赶得上利用内劲的驱动而有效!

    一阵针灸之后,女忍者竟然趴在孙潜的腿上沉沉的睡去了。而孙潜已经汗流浃背。身上的伤势比女人重多了,再加上给女忍者一番治疗,孙潜连忙往自己的胸膛上扎了几针,勉强的控制了血脉的翻涌!孙潜身体彻底的虚脱,躺在车内沉沉的睡去了!

    还好,这个地方比较静谧。如果是在大路上,估计明天就有人报警。接着就有报道出来!

    一番车震,精疲力竭的男女赤裸相拥而死!

    那简直丢人丢到家了!

    清晨,一缕阳光斜射到车内。

    趴在孙潜身上的女忍者移动了一下手指,微微的睁开眼睛,只感觉自己硕大的“馒头”中间被某个坚挺的东西顶着。女忍者移动了一下身体,才发现自己竟然上半身赤裸着趴在孙潜的身上。脑海中一片空白的女忍者慌乱的从孙潜的身上起来。抓起车内那件满是血迹的忍者服披在身上,撇看了一眼正在沉睡的孙潜,贝齿轻咬着下唇,脸颊浮现出一抹少女羞涩般的微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