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都市传奇高手,第四十四章:亲情险恶(求收藏) - 官术网
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都市传奇高手 > 第四十四章:亲情险恶(求收藏)
    直到临近中午,白少秋的大伯白罗才姗姗来迟,只见他开着一辆普通的大众,大摇大摆的停在小区门外,似乎生怕别人看不见一样:“老二,这边。”

    白岳循声望来,带着叶琳和白少秋上了车。

    “老二,经过我和老三的商量,今天的聚会地点定在西仙楼,你没意见吧?”

    白罗笑吟吟的道。

    西仙楼正是之前白少秋和叶凡他们吃饭的地方,那里算是PY县消费水平最高的一家酒店了,随便一顿饭都要五千以上,对叶凡来说没什么,但对白少秋一家来说,却有着不小压力。

    前两年家族聚餐都是选在一些很普通的餐厅和饭店,现在突然改到这里,而且没有提前通知他们,显然是故意为之。

    “呵呵,大哥说笑了,我哪里会有什么意见,一家人开开心心才最重要。”

    白岳无所谓的道,没有想太多。

    而叶琳则脸色一沉,不过却耐住性子没有说话。

    见状,白少秋心底冷笑,这个大伯和叔叔还真是极品,连吃顿饭都要算计一下自己的亲兄弟,如果不是顾及父亲,他早就直接一巴掌拍在白罗的头上了。

    毕竟,就是这个男人,前世卷走了他父亲的所有积蓄,害得他险些饿死街头。

    “你能这样想最好,我还担心你会不舒服呢。”

    白罗拍了拍白父的肩膀。

    “大哥说笑了。”

    “对了,我听说前段时间你被人打伤,是真的吗?”

    白罗漫不经心的问道。

    “是真的,不过已经好了。”

    白岳并没有把有关于药丸的事告诉白罗,这玩意牵扯到玄学,先不说白罗会不会相信,就算相信,他也不会轻易说出去的。

    到目前为止,这件事他只对自己老婆讲过。

    “呼,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白罗敷衍的摆摆手,岔开话题:“我们三兄弟整天各忙各的,已经好久没见了,今天一定要喝个痛快。”

    “哈哈,好。”白岳除了喝酒之外没什么特殊爱好,平时有叶琳管着他最多只能过过嘴瘾,今天自然要大醉一场。

    叶琳再次皱了皱眉,表情颇为不悦。

    西仙楼的装饰非常古朴,有种古时的美感,不愧是PY县的老字号。

    此刻包厢里已经坐满了人,伯父一家有两个孩子,一男一女,三叔一家则是一个独子,加起来一共十人,坐在偌大的包厢里,竟是丝毫不显得拥挤。

    “哎呀,你们可算是来了,我都快饿死了。”

    坐在白少秋叔叔旁边的雍容女子不悦的抱怨道。

    她是白少秋的三叔母,样貌打扮的花枝招展,宛如一个夜店女郎般,和气质清高的叶琳相比几乎高下立判。

    这句话一出,包厢里的气氛顿时冷到了极致,叶琳面如寒霜的直视着三叔母,脸上闪过一丝怒意。

    三叔白君弘脸色一变,怒斥道:“给我闭嘴!”

    岂料三叔母不仅没有收敛,反倒不屑的瞪了眼白君弘,撇嘴道:“凶什么凶,我说的不对吗?”

    “看来妹妹不欢迎我们呢,既然如此,老白,我们走吧。”

    叶琳重重的拍了下桌子,直接起身就走,她的性格向来雷厉风行,哪里受得了这种委屈,即使是在这种场合也毫不相让。

    试想一下,刚一见面就被人劈头盖脸的恶心一番,恐怕换做是谁都受不了。

    白少秋眼神愈加冰冷,指尖已经开始在缓缓调动真元,如果真把他惹火了,他不介意大义灭亲,让这个无脑女人彻底从世界上消失。

    “哎呀,这大过年的应该高兴才对,怎么搞得跟打仗一样。”

    大伯母连忙站出来打圆场,劝解道:“叶妹妹,你也知道宁倩那个人,就是嘴巴毒,这样,让她给你道个歉总行了吧?”

    “宁倩,还不快道歉。”

    “对,道歉!”白君弘怒目圆瞪,语气严厉。

    开玩笑,饭还没吃呢怎么能让他们就这么走了,就算闹起来,起码也要等到吃完饭再说吧。

    三叔母宁倩见叶琳来真的,只能不情不愿的欠身道:“对不起,二姐,是我不对。”

    “叶妹妹你看,她也道歉了,你就消消气吧。”

    叶琳脸上闪过一丝犹豫,对方已经道歉,如果她再追着不放的话,反倒显得有些不明事理,可是要让她就这样当做什么事也没发生,却是绝对做不到的,

    这时,突然听到一个声音:

    “妈,坐下吧。”

    叶琳疑惑的转过头,就见白少秋从容不迫坐在那里,八风不动。

    不知为何,叶琳总觉得自从这次回来后,白少秋就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似得,给人一种沉稳、安心的感觉。

    “是啊老婆,小妹已经道歉了,你就不要再为难她了。”

    白岳开口道。

    叶琳冷哼一声,只得不忿的坐回原位。

    白罗松了口气,说:“我去点菜,你们随便聊会天。”

    说完,他便转身出了包厢。

     包厢里沉默片刻,大伯母率先打破尴尬:“小白,大半年不见,没想到已经长得那么帅了,最近在干什么呢?”

    白少秋把玩着茶杯,淡淡道:“没什么,在家里休息。”

    闻言,大伯母讪讪的笑了笑,说好听点是在家休息,说难听点,其实就是游手好闲的无业游民罢了。

    “小白啊,不是我说,你都这么大了,怎么还不知道努力,难道你想当一辈子啃老族?”

    坐在旁边的青年居高临下的道:“过完年来我们公司吧,我保你五年内能当上经理,如何?”

    他叫白骁,是白罗的大儿子,清华毕业的高材生,前两年和几个朋友合伙开了一家小公司,在PY县混的风生水起,算是白家目前最有前途的一位了。

    “对对对,小白,你去你堂兄的公司工作吧,也好有个照应。”

    大伯母连连点头。

    旁边的宁倩不禁流露出嫉妒的神色,她的儿子只有十三岁,还在上学,自然不可能跑去上班。

    然而,白少秋却面无表情的摇头拒绝:“多谢大伯母和堂哥的好意,不过我已经有自己的打算了。”

    他怎能不明白大伯母的用意,只要他进入白骁的公司,那么他们一家今后就只能任由她随意揉捏,再也无法翻身。

    白少秋可是很清楚,这位看上去非常和善的大伯母,实际上比尖酸刻薄的三叔母宁倩还要阴毒十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