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唐血刃,第七章妾身愿意为大将军做任何事 - 官术网
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盛唐血刃 > 第七章妾身愿意为大将军做任何事
    第七章妾身愿意为大将军做任何事

    嵊州会稽县东山,提起东山人们不由自主的想起一个成语——东山再起。在魏晋南北朝时期,天下名士谢安,在朝廷受小人嫉妒、排挤,他一气之下,使得皇帝一刻儿用他一刻儿贬他。谢安一气之下就辞官来到会稽东山隐居,邀人下棋,落个耳根清静,谢安设立东山书院,专心培养其子侄,其中谢玄、谢道韫等子侄全部在这里求学。

    后来,氐秦苻坚率领八十五万大军入侵东晋,朝廷上下这才想起谢安,决定重新启用他,就派员到东山,封他为征讨大都督。宰相肚里能撑船救国要紧,谢安没有推托,他回到朝廷调兵遣将,上下整顿,赏罚分明,官兵一心,要与符坚决一死战。

    当然,后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淝水大战爆发,谢安居中调度,其侄谢玄亲临一线指挥,其弟谢石负责指挥水师,大败氐秦军队,获得中国历史著名的以少胜多战绩。

    时过境迁,东山还是那是座东山,然而陈郡谢氏早已是昨日黄花,繁华不在。

    不可否认的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谢氏虽然不复当时堪比王司马共天下的谢氏,但是谢氏的底蕴,让陈郡谢氏依旧是江左豪门首屈一指的大家族。

    此时谢氏家主谢惠,乃陈朝中书侍中、仁威将军、司徒左长史谢哲之孙。隋朝广陵太守谢冰之子。谢惠乐善好施,救助乡里,非常有名望。

    相比关中的四季分明,冬寒夏热,嵊州的天气简直堪比天堂。这里冬无严寒,夏无酷暑。土地肥沃,农作物可以一年两熟。

    此时的谢氏东山别院,车如流水马如龙,大量装载着米粮的大车。来到门前,经过测量容器的测量后,根本就不会进入谢氏别院的粮仓,而是沿着官道朝着会稽码头航行而去。

    一身道袍的谢弘,一脸惶急的望着白发苍苍的谢惠道:“大哥,你可想清楚了,谢氏可就成了关中世族、山东世族的公敌,别说陈应,就算是陛下,也难以护及周全!”

    关中粮商做局,为了就是暴利。现在谢氏向关中输粮,就是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此仇不共戴天。

    谢惠摇摇头道:“二郎,你不要说了,老夫老得子,只有科儿(既谢映登)一个儿子!”

    “我视科儿也如同已出!”谢弘急急的道:“可是,大哥,要救科儿,咱们科儿,咱们可以想想其他办法,况且,科儿又没有直接参与废秦王谋逆之案!”

    “虽然他没有真正参与,但是他是废秦王的部将,这辈子仕途也完了!”谢惠用毋庸置疑的语气道:“若是能用区区三十万贯钱解决此事,难道亏吗?”

    听到这话,谢弘也无言以对。

    别看谢惠说得大义凌然,事实上这趟买卖也有巨大的利益,让他不得不心动。

    毕竟江南的粮食贱如土,虽然有辅公佑造反,但是从造反到平定不过三个月时间,虽然影响有,不过却有限。江南的粮食价格斗米三五钱,用其贱如土来形容也不过分。谢惠用斗米六钱的价格,三十万贯足足购买了五百万石米粮,但是五百万石粮食运到关中,陈应会用斗米十钱的价格全部买进。

    如果没有杨广修建的大运河,这些米粮想回到长安,几乎是不可能的,最快也需要三个月,可是现在从大运河运输,这就可以节省九成九的损耗,路途上的消耗,不及百分之一。也就是说,五百万石粮食进入关中,大约路途上可以消耗三五十万石。

    不过万贯左右,也就是说这五百万石粮食一进一出,谢惠非常没有损失,反赚了将近二十万贯。

    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们搭上陈应的线,也就意味着进入皇帝的视野。

    世族门阀的生存根本就是从政,然后庇护仆从从商。官为商道保护伞,商道赚钱经营官道,二者缺一不可。

    可是陈郡谢氏现在非常尴尬的是,江南不再是朝廷的政治中心,他们陈应谢氏虽然有良田十数万亩,可是每年的收益仅为一万多贯,一万多贯虽然不少,关键是谢氏族中子弟足足上千,这点收入根本无法维持。

    作为陈郡谢氏的掌门人,谢惠一直在靠祖宗的余荫,啃老本。他想作为粮商贩卖粮食,可是苦于没有粮食销售市场,冒然运粮进入关中这是要犯众怒的。陈郡谢氏自然不是没有粮源地和集散地,徐扬八郡七十二县,其实都是江左八大家族的势力范围。

    关键是这里已经不是南朝时期了,这里没有朝廷的五十万大军,更没有数以百万计的侨姓百姓。

    此时徐扬八郡七十二县成为了纯粮食生产地,这里的粮食虽然多,但是却不能运出去卖。

    反正,陈郡谢氏没落已经成为了事实。如果再不改变,三五十年以后,这些祖宗留下的产业不见得会保住,已经没有比这更坏的结果了。

    谢惠别看人老,他的心却不老,决定冒险一搏。

    早在两个月前,关中粮商暗中做局的时候,陈应已经发现了端倪。对于陈应这样的人来说,市场规律早已深入骨髓。只有违背市场规律的事情,陈应肯定不会忽视。

    陈应就秘密派出调查,这才发现关中粮食市场有人在做局,虽然他没有查出来幕后谁是主使人,不过在突厥异动之后。陈应惊骇的发现,这个幕后主使人所图绝对不是粮食的暴利这么简单。

    高句丽在辽东频繁调动兵马,东突厥沿着河西至河北千达两千余里的边境上,肆无忌惮的渗透,这让陈应嗅到到关中空气中弥漫着阴谋的味道。

    但是,牵扯到幕后的大人物,陈应也不能光凭臆想就向李建成禀告,不过在这个时候,陈应决定让他们投机不成赊把米。

    当初为了鼓励贫困百姓垦荒置田,大唐通利钱庄就通过贫困扶助贷款,向民间放贷款,让百姓有钱购置农具、耕具以及耕牛和种子,这些农民获得收益之处,扣除了必要的口粮,把多余的粮食,全部用来还债,仅仅河南府分部,就收到了大约两百万石粮食的贷款偿还金。

    如果没有这场关中粮食危机,陈应还会为这些粮食头疼呢,大唐通利钱庄可不是一个河南分部,还有河北、河东以及巴蜀分部,除去西域分部之外,这些钱庄共收获大约五百余万石粮食。

    仅仅为了储备这些粮食,陈应又在各地建设了上千个窖库,每年光雇佣的工人就要花掉上万贯。

    这次粮食危机还没有爆发的时候,陈应事实上已经开始秘密运粮朝着关中进发,不过并没有直接进入关中而已,河南府的粮食大都集中到了桃林,陈应名下的废弃的矿区内,河东的粮食则集中在了龙门,距离关中仅差横渡黄河,巴蜀的粮食多达百万石,不过陈应不准备动用这些粮食了,准备直接酿成酒,后世的泸州老窖,一直是陈应的最爱,在这个时空,他准备在泸州建立属于自己的泸州老窖。

    陈应原本想趁着关中粮食危机,动员一部分百姓迁徙,只是非常可惜,魏征以关中为天下之本为由,拒绝了陈应的提议,李建成勉为其难的下令迁徙五万户出关中,只是五万户与关中百姓而言,其实左右不了大局。

    陈应不仅仅用大唐通利钱庄在河南收购粮食,同样也在河北收购粮食。这些粮食总数超过五百万石,加上谢惠在江南筹措的五百万石,共计一千万石粮食,其实,陈应曾做过计算,要破解关中的粮食危机,八百万石就足够了。

    当然,路途上会消耗一部分。

    陈应要做局,最大的难题就是这些粮食不是小数目,当从河北、河南、关中、巴蜀各地纷纷向关中运输的时候,很容易被关中的粮商们发现。所以,为了掩人耳目,瞒天过海,陈应让李建成下令十二卫大军调防,这些粮食全部由军队沿途护送。

    这样以来,虽然会有大规模船只或车辆的调运记录,却无法探清真正的原因是什么。

    为了保险其间,陈应又采取了鱼目混珠之计。

    浩浩荡荡数千辆四轮马车,沿着潼关的官道向关中进发。一名校尉骑在马上大场呼喊道:“关中父老,你们有救了,陛下从河南府调粮入关了!”

    听到这个消息,众百姓夹道欢迎,翘首以盼。

    正所谓有人欢喜,有人忧。

    粮商们得到这个消息,大惊失色。他们赶紧派出人假装运输的力夫,接近粮车,偷偷查看粮车,结果发现这些所谓的粮车,居然仅仅上面一层是粮食,下面全部都是砂石。

    粮商大佬们纷纷大笑。

    大笑陈应不愧为大唐的杰出将帅,把兵法运用到了极致。

    长安城以及各大官仓依旧平价出粮,但是粮食价格却以每天五文钱的上价格上涨。

    一辆华贵的马车内,车窗坚闭着,突然一名元随扈从走到马车前躬身施礼道:“启禀会首,有发现!”

    马车里传出沙哑的声音:“说!”

    元随扈从躬身道:“买粮的人中,发现了淮安王的家仆,还有梁国公的门人。”

    马车上马上传出一声肆无忌惮的声音:“陈应小儿也只剩这点能奈了,左手进右手出,老夫倒要看看他有多少钱可以赔。”

    ……

    长安清林里陈家堡,这些天陈应异常忙碌,每天都是早出晚归。当陈应拖着疲惫的身躯返回的时候,发现后院中居然没有人。

    陈应喝道:“来人!”

    不一会儿,一名侍从躬身而入:“驸马有何吩咐!”

    陈应问道:“公主她们呢?”

    仆从躬身回禀道:“回禀驸马,应国公夫人在长安号召各贵戚、名媛举办酒宴,公主前往应国公府赴宴,估计今天不会回来了!”

    陈应摆摆手。

    仆从退下。

    然而,仆从刚刚到了门口,又转了一圈回来。

    陈应抬头问道:“何事?”

    仆从小心翼翼的道:“回禀驸马……长……长孙氏求见!”

    陈应想了想道:“让她进来吧!”

    其实,陈应不用见长孙无垢也知道长孙无垢的目的是什么。她是想营救长孙无忌。

    只是,这个想法实在太天真了。

    虽然说玄武门事变已经过去了三个多月,但是,长孙无忌在大理寺天牢中,在戴甲这个冷面阎王的审讯之下,供出了太多匪夷所思的罪状,包括窦建德被杀,河北世族集结反水,以及刘十善三个月席卷河北,以及杜伏威麾下的江淮军被逼反,都有长孙无忌与杜淹的影子。

    关键是杜淹与长孙无忌都是聪明人,都知道这个下场的严重性,在牢狱中,他们二人相互推诿,相互揭发,包括杨文干之乱,全部暴露了出来。

    事实上,他们二人还没有受刑,基本把罪状抖了出来,不过却是长孙无忌供述杜淹是主谋,而杜淹则供述长孙无忌是主谋。

    现在这些罪证基本查实,别说陈应,就连李建成也无法赦免二人,二人心思太毒了,毒得满朝文武,谁敢与他们二人同殿为臣?

    果然,不出陈应所料。

    长孙无垢进来小厅,一脸泪痕,朝着陈应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陈大将军,请您高抬贵手,救救家兄!”

    陈应叹了口气道:“长孙氏,请起!”

    长孙无垢给陈应耍起来无赖,她哽咽道:“大将军若不答应施以援手,妾身宁愿意跪死在这里!”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陈应苦笑道:“长孙无忌做了什么事情,你难道真不知道?”

    长孙无垢一愣,低头道:“妾身确实不知情!”

    陈应一脸感慨的道:“知道也好,不知道也罢,其实都不重要了,长孙无忌咎由自取,死在他手上的人没有十万也有八万,他若不死,那些无辜的冤魂,何以安宁?”

    其实,陈应也不想放过这个长孙无忌和杜淹,毕竟秦王李世民与李建成斗争这么久,死了太多的人,包括杨文干、桥公山以及河北、江淮无数死难的官员和百姓。

    长孙无垢咬咬牙齿,眼中带着若有若无的纠结与挣扎:“陈大将军,只要您肯出手营救家兄,妾身愿意为大将军做任何事!”

    长孙无垢特别咬重“任何事”三个字。

    陈应一听这话板着脸道:“长孙氏,莫要如此,你请回去吧!”

    长孙无垢一脸平静的道:“大将军,无垢自幼与家兄相依为命,您可以救陛下赦免房玄龄,赦免段志玄、也可以不追究杜克明的家眷,难道就不能对家兄网开一面吗?”

    看着长孙无垢梨花带雨的样子,楚楚可怜。

    陈应其实最见不得女人流泪,差一点他都答应了。

    但是,陈应不想让李建成为难。

    毕竟东宫受到长孙无忌的伤害实在太大了,眼下东宫旧臣需要一个突破口发泄怨气,韦挺如今最重要的职责就是追讨李世民。不过,李世民已经离开了中原,前往扶桑大陆,韦挺注定会落空。

    长孙无忌被清算是迟早的事情,陈应虽然有时会菩萨心肠,但是绝对不会是什么滥好人。

    陈应转身不看长孙无垢。

    就在这时,李秀宁与李道贞的欢声笑语从前院隐隐传来。

    长孙无垢陡然起身,望着陈应道:“大将军,真的不愿意出手相救!”

    陈应点了点头道:“非不是愿,而是不能!”

    长孙无垢闪着精光的凤眼突然半眯了下来,精光尽收。小嘴带动脸颊一抖,眼线拉长的眼睛浮起了水雾,等到李秀宁与李道贞的脚步声响起,她嘴唇一抿,晶莹的眼泪就连着线地掉了下来,呜咽出声:“大将军,不要啊……”

    望着这一幕,陈应膛目结舌。

    长孙无垢伸手抚乱自己的头发,然后又解下自己的衣带,罗裙瞬间滑落一半。

    长孙无垢伸手提出罗裙,朝着门外跑去。

    李道贞刚刚听到长孙无垢的声音,心中一急,急忙往小厅里闯。

    不曾想却见长孙无垢,头发蓬乱,衣衫不整的朝着外面跑去。

    李道贞望着长孙无垢,步子一时半会竟然挪不开了。

    而李秀宁则杀气腾腾的冲进小厅,望着陈应吼道:“陈郎,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陈应急忙解释道:“三娘,你听我解释,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

    陈应心中暗急,现在还真是黄泥巴抹进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
,